丹若珊珊抱蕊迟

灵魂摆渡之不相伴

           每个人都有无法放弃的执念,为着这执念,我们背弃神,潜于幽暗的河底化身般若一去不返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灵魂摆渡之逃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今天讲慕容的故事,昨天精神不佳,有些胡言乱语。

         慕容,一个 复姓,甚至连名字都不是。简单的姓名背后往往有一个复杂的故事,盘根错节,等待着人们一一挖掘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不相伴

         赵吏跟夏冬青属于生生世世相互折磨,一会儿分一会儿合,一会儿生一会儿死。赵吏事浪子,冬青缺乏安全感;一个看似花心实则死心眼一个;一个看似懦弱,狠起来连自己都不放过。

       冥王许他永生,可是也换走了他的灵魂。灵魂里承载了生生世世的深情,灵魂虽然没有了,心还在,还是在本能的寻找,心里最想念,最惦记,最爱慕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众里寻他千百度,暮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。那个人,永远都在他的背影中,默默地看着他,一个又一个的,游戏人间。

       一个痴痴寻找,一个痴痴等待。就这样等待一个抱憾而亡,一个怅然若失,两人阴间相遇之后,才发现,啊,原来你在这儿。

      也许是痴心人自有回报,念念不忘必有回想,每一次,他们都是被彼此吸引。

       冥界早有佳话,都知道,赵吏有位夫人,伉俪情深,且颇为贴心,不介意赵吏偷腥···  ···

      摆渡人们对此嗤之以鼻,不置可否。表现的尤为明显的就是慕容了。据说,这位血统高贵,资历深厚。所以,颇有几分傲气,最重要的是,他敢违背冥王。

     背弃冥王者死。这一条,大家入行的时候已经心知肚明,灵魂没有了,大家都格外爱惜这条命。慕容不一样,所以,他看起来比其他摆渡人都格外的疲惫。赵吏猜想,也许,慕容并没有抽离记忆,因为有记忆,所以,束缚多,牵挂多,疲惫也就更多。

     后来,他果然背弃冥王,偷练鬼丹。虽然,赵吏并不知道是为什么,他还是选择了帮助慕容。那双眼睛里,是决绝而不是绝望。

     赵吏把慕容的兵器送回冥界,呈递冥王的时候,冥王阿茶抚摸着银白色的兵器,腮边垂下了一颗泪。

       痴人。

      慕容为了记住那个人,用自己的情感代替灵魂,成为了摆渡人。阿茶当日让他许下若言,生生世世与那人不得相见。不相伴。可是,每次,每一次,那个人有事,为他排忧解难的永远是慕容。

       慕容说,随不能相伴左右,但是能够感觉得到他,都是幸福的。有时候,很幸运两人能够成为只见一次的朋友;有时候,仅仅是一个擦肩而过的路人。佛说,前世五百次的擦肩而过,才换来今生的一次相逢。

     慕容希望,他爱的那个人娶妻生子,平安喜乐。可是每一次看到的都是,那个人孤独终老,一个人离去。

    对于那个人来说,最开心,最幸福的事,是每一次人生终结的时候,有一个板着脸的男人来接他。那个人说,他的心上人,仿佛不在这人世间,怎么都找不到。慕容每当听到这些话,心里都仿佛被针扎了一遍又一遍。

   八十年前,那个人投胎前,背对着,望着幽幽的彼岸花说了这么一番话,他说,这一次人生,想要透明的幸福,慕容躲开那人繁星般明亮的眼睛,催着人上路了。他怕辜负良人一片心意。

   夏冬青曾说,赵吏对于他就像是透明的幸福,像是隔着一层保鲜膜,看得到,摸得到,就是不属于他。那人想,即使隔着保鲜膜,是你的,永远都会和你在一起。慕容想起那时,那人,落寞的神情,开始想,自己做的到底是不是真的为他好。

    于是,这一生,在赵吏还是赵吏,冬青还绝不是冬青,小亚还是小亚的时候,慕容来到了一个院子里。

     世界上,最长情的告白,便是陪伴。他既然要慕容陪伴,慕容便不离不弃,相伴终老。

    八十年后,慕容带着从赵吏那儿换回的七十年寿命来到了医院。

    

评论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