丹若珊珊抱蕊迟

吏青――失眠

喂,为什么你是鬼差还需要睡觉

为什么你是鬼差睡觉还打呼噜

为什么

为什么

为什么你不理我,呜呜~

赵吏无语了,挺尸似的坐起来,逼的冬青倒在了一边,瞪大眼睛,忽闪忽闪的看着摆渡人,你干嘛。

老子还想问你干嘛呢,三天不cao上房揭瓦

冬青脸一红,臭流氓,说什么呢,瞎说

赵吏白天累的跟个孙子似的,到了晚上回了窝就想大睡一觉,想想,确实好几天没交公粮了。一眼就看出来这小子食髓知味了。

那怎么回事?赵吏故意装作不懂,冬青伸出一根手指,勾了勾,眼神里充满了魅惑。

赵吏坏笑着压在了冬青身上,半秒后,摆渡人发出了惨烈的叫声。

第二天,赵吏黑着眼圈在沙发上睡醒了。理由是,媳妇儿嫌弃他打呼噜。


评论

热度(2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