丹若珊珊抱蕊迟

444號的365夜11月16

         亭中人身著白衣,琴心綿綿,似有不盡之意。此人彷彿早知來人是冬青,琴聲雖然停下,人並沒轉身。

         冬青見眼前人雖然一身古人服飾,長髮披肩,還是一眼認出這人,破口而出

        “趙吏,你怎麽在這!”趙吏無奈的轉過頭,

        “這是我的記憶,我不在,你怎麽進來,怎麼出去”

         冬青抱著胳膊看趙吏裝,明明是自己出不去了,還裝的特厲害!

         不過,這個夢境挺美的,遠處青山如黛,繁華似錦,挺仙兒的。

        “別想別的,此地雖然是我的心境,也不光由得我做主,”

        “你是說,你也是被人拖進來的,出不去了吧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瞎說什麼實話啊,”趙吏擡手一揮,輕輕的打了一下冬青的頭。

        “啊,趙吏,你找死啊!”冬青跳起來反擊。這時候發現趙吏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推到水裏去了,

         “夏冬青,叫你別亂說,亂想,不聽話,真想害死我!救命啊”

         趙吏的衣服很寬大,入水也很快,不一會兒,就沒什麼力氣,只下不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冬青情急之下把自己的書包扔了下去,書包裏滿是玄女買的小玩意兒,雖然小,但是很沈。他本來想讓趙吏抓住書包帶,把他拽上來。趙吏以為這小子膽肥了,要打自己,沒有抓住,眼看著越飄越遠。

        趙吏想自己可能是最窩囊的擺渡人,居然會讓人算計死,然後就失去了自己的意識。

        夏冬青的臉,是世界上最好看的。這是他最後的一個念頭。如果還有機會,他一定會好好守著他,做什麽將軍王爺,要什麼榮華富貴啊。

       玄女這邊也被帶進了幻境,只是,人們都看不見她。其實這些事,她都見過,冬青和趙吏是夫妻,醜敵,還是親兄弟,她都是旁觀者。可惜,一堆可人兒,最後都變得苗木全非。


评论(1)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