丹若珊珊抱蕊迟

444號的635夜之舊事2015·11·12

       趙吏彷彿這麽做已經很習慣了,他接過冬青手裡的東西,雖然心裡知道,這東西並不能吃,還是不忍心拒絕眼前人。

      ‘你這副樣子,可乖多了’冬青嬌羞的靠在趙吏懷裡,趙吏嚇了一跳。要知道,冬青那麽害羞,根本不會這樣就……投懷送抱。

      太過輕挑了。趙吏閉上眼睛,仔細思量著,這個夢境裏,除了舉止有些不妥之外,冬青和往常有什麽不一樣。

      他倆糾纏了幾百年,或是恩愛夫夫,或是仇敵,大部分都記得。只是,大腦和電腦一樣,東西多了,難免會當機。擺渡人這個職業注定了!不能有太多牽扯和回憶,所以冥王把他的記憶抽調了一部分,他自己也刪除了一點點,只留下冬青最美,最可愛的樣子。不巧的是,這段記憶,就是他剔除的那部分。冬青做過什麼他都記得,他自己做過什麽完全沒有印象了。

       冬青所說的話,所做的事,完全根據他怎麼應答,怎麼反應然後才說話,做事。若有差錯,擺渡人就回不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 人生實難,死如之何。可惜,他放不下冬青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這是冬青和趙吏最甜蜜的一世,可惜,也只有十五年的光景,夫夫恩愛不移,可歎世事弄人。最後的結局並不完美,白頭偕老不過是個夢。這個夢,從來不曾園過。

        夢境外

        冬青和玄女找到趙吏的時候就看見趙吏一臉淫賤的笑容,還以為這家夥在意淫哪個女孩子,冬青順著趙吏的視線看去,發現對面是一間很精緻的古色古香的小亭子。可是,鬧市裏哪來的保護這麽好的亭子?冬青本想好好研究研究,卻發現越走進,越不對,場景全變了。


评论(2)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