丹若珊珊抱蕊迟

444號的365夜之舊事下

      冬青和赵吏也不是每一世都是相望不相守的,有時候也有相親相愛不離不棄的幸福生活。

       那時候,趙吏還不是鬼差,冬青也不是這個樣子。那是一段淹沒在歷史長河裏的日子,沒人記得,沒人說起,史書也不曾提起。

       時間久遠,遠的,趙吏都記不得,記不清了。

       冥王說把他的記憶抽取是為他好,記憶是承載痛苦的,擺渡人無生無死,記憶對於擺渡人來說太痛苦了。

       每當茶茶這麽說的時候,趙吏總是誇張的說謝主隆恩。其實,他還記得,雖然很少。

       他記的有那麽一個人,總是陪著自己。他撫琴,寫字,總有紅袖添香在身旁,不離不棄。

       心的位置空落落,空虛的實在難認,他就會找個沒人的地方把那份記憶拿出來。冬青不在身邊的日子實在難熬,好在這樣的日子不多。

       不知道為什麼,也許是面館裏空調打的暖,也許是跟那兩個小東西鬧騰的累了,擺渡人竟然有些困了。

       趙吏閉上眼睛,不一會,耳邊髮絲吹動,一陣涼風吹過,鼻息間滿是桂花的香味兒。想來,是那人是中秋節賞桂花吧?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觸目所及是一棵大大的桂花樹,那人在樹下攤開衣服,接著樹上搖落的桂花,

      “你在做什麽”趙吏嘴邊含笑,緩步走到他身邊。

        那人一習白衣,烏黑的長髮放在身後,一雙眼睛透著調皮。

        “咱們家的桂花樹還小,我可捨不得”趙吏擡頭忘了望頂上這棵桂花樹,果然不小。

“聽你的~”

        “人家都說成了親,郎君都會變,我就說你不會~”說著調皮的拱進趙吏懷裡。

        趙吏一楞,又把人往懷裡帶了帶。冬青比他稍微矮那麽一點,腰身瘦瘦的。他多少年沒有這麽乖巧的被自己抱過了?

        在他的記憶裏,這是他們成親的第三天,那時候,趙吏是阮王朝的親王,冬青是他的側妻。他們夫夫雖然是青梅竹馬,成親卻很是廢了一番周折。所以,兩人都很是珍惜這份婚姻。

        “王爺,我回去給你做桂花膏好不好~”

         桂花膏甜膩,趙吏並不喜歡甜的。不過,他不忍心回絕冬青。

        


评论(1)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