丹若珊珊抱蕊迟

444号的365夜我欲乘风2

婚后两年,倒也安稳。只是平静的日子里,仿佛少点什么。那个女工,后来离开了那个工厂,无声无息。某一个下午,黄玉梅正坐在门口摘菜,远处,晃晃哟哟的走来一个身影。

两个人谁也没说话,就那么对视着,然后笑了。

从那以后,大家都知道,路边小房子的黄家的干闺女回来了,后来就再没有走过。

夏冬青听得很认真,老人许是因为年轻的时候唱过戏的缘故,声音很好听。她娓娓道来,他听得仔细。不知不觉中,天蒙蒙亮了。冬青看着天边好似煎鸡蛋似的太阳,高兴地说,天亮了,您可以自己···

身边哪还有老人的影子,好似从来没有来过似的,只剩下了他一个人。

您还没说,后来怎么样了呢···冬青知道,大半夜的找不到家还不着急的肯定不是人,他只是想和人说说话而已。时间过得怎么那么快呢。

 后来,他们抱了两个孩子,男的外头有人,就 黄玉梅和她的干姐姐一起把孩子拉吧长大,上学,工作,开花结果。两个人一辈子都没有分开。她的干姐姐三个月前去世了,剩她一个人····。

你怎么在这!赵吏对于他来说,无异于毒药,看见就想跑。

男人看都没看他,还保持着望着前面的姿势,仿佛说给他听,又仿佛在自言自语。

人说,赤条条来去无牵挂,向来都是一个人走这条路的。夏冬青,你我却注定了要纠缠生生世世。你要走,我便陪你,你要留我也陪你。

他一身黑衣倒是显不出如何脏乱,神情却看起来疲惫不堪。一双眼睛熬的通红,脸色也不好看。夏冬青见了他好像见了鬼,转身就想跑,一股力量把他紧紧地攥住了。他拼命地挣扎,奈何没有形态怎么也用不上力气,而且越来越没劲儿,然后就失去了知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欲乘风  OVER

评论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