丹若珊珊抱蕊迟

444号的365夜——我欲乘风1

我欲乘风归去,且从容。

东边日出西边雨,也无,风雨,也无,情。

第一夜

那是一个迷路的老人,夏冬青抬起头,看见老人对玻璃里的自己笑,吓了一大跳。

自从失去眼睛,夏冬青的身体和灵魂也分离开了。身体虽然还存活着,但是生命在一分一秒的减少,终究会变成一具荒废的躯体;分离出来的那一部分 虽然勉强称之为灵魂,却没人能看见他。他虚弱的好比一团空气,活动范围只限于444号便利店。

444作为一个灵魂中转站,对灵魂的吸引力是无比强大的。夏冬青心里一直这么想。他安安静静的在店里,和以前一样,以前上班的时候一样,上夜班····只不过没人看见他,包括赵吏。

这天,夏冬青和往常一样,同步为对面刚刚点关东煮的漂亮姑娘服务。一抬头就看见老人对着自己笑。

娘啊,能看见自己的人!夏冬青内心狂喜,飘着就过来了。那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,看得出来,年轻的时候是个美人儿。

老人说自己无儿无女,找不到家了。夏冬青闷头坐在老人身边,说,他也找不到家了。

老人抿着一口假牙笑着说,小小年纪这么糊涂!

夏冬青叹了声,您不也是么,您也找不到家了啊。

呸,老婆子我是不想回去!

为···夏冬青吞住下半截话,深更半夜,让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在外面,想来,就是有家人也不会太在意吧。他不忍心让老人难过,没有问,把头埋在了双腿中间,看着天上的星空。

北京的天,极少有能看见星星的时候。这天确是万里无云,星空灿烂,有一颗还闪烁着极其耀眼的光。

夏冬青想,自己的眼睛被赵吏扣了去,没想到死后还能看见星空,看见东西,可见有没有眼睛没什么要紧的。想到 赵吏,夏冬青又不高兴了。

小东西,年纪轻轻的总是皱着眉头可不好。老太太望望天,又看看身边闷闷不乐的夏冬青,倒好像十分快乐似的。一老一小,都是心事重重,周边一片寂静,只有444这一家亮着灯。

沉默的时间并没有持续的太长,老太太缓缓地说起了自己的事,陈年往事。

老人说自己是戏子出身,因为怕师傅打骂,从戏班跑回了家,扔掉戏服,减掉长发,进了工厂,成了一名女工。女工中,也有一个女孩子曾经被老艺人压迫,两个人经历相似,趣味相投,便结拜了姐妹。年华易老,岁月匆匆,两人都到了嫁人的年纪。

黄玉梅生的很美,从小到大不乏人追求,她一个也看不上。后来还是她的干姐姐为她选了一个刚刚毕业的学生。


注:家里姥姥那一辈儿枝繁叶茂,人口众多,这里写的那个白玉霜的师妹就是我们本家的一个姨姥姥。每个家,每个人后面都有故事,本来不该把家中旧事拿来示人。只是,这份情谊实在难得,我觉得,我应该写出来。故去先人勿怪。

评论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