丹若珊珊抱蕊迟

恼(根据十五集衍生,改变过多,人物变形)

邰伟做梦了,并且吓醒了。他喘着粗气,猛地从床上弹了起来,满头大汗。那是一段往事,因为纪律,因为命令,不能提及,不能碰触,也不愿意碰触的往事。 可是,回忆人人都有,可也不是谁都在做可梦之后就去喝酒,喝了酒,也不闹,也不吵,就睡觉。是的,睡觉。   邰伟觉得自己好像失忆了,他记得自己起床了,可是为什么他妈的还在床上?甚至不用看,他也知道自己没穿衣服,光溜的,   而且腰部使用过度似的叫嚣着罢工。身边那个位置还有温度,估计走了还没有半个小时。邰伟这会儿已经不纠结梦境了,这会的梦也不再是很多年前,还很青涩的邰伟在昏暗的澡堂里的故事了。这个梦境,让他不忍直视!他狠狠地捶打着自己的头,实在想不起来,为啥方木会……,然后还……。可惜,这注定不是一个安静的让人思考的早晨,一个电话打破了他的思考时间。    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