丹若珊珊抱蕊迟

心理罪2开机

方邰回来啦~心理罪2开机,原班人马~

一朵花开的故事,唐山世园会。唐山,真的很爱你。

生日快乐。

这个生日,又惶恐,又期待。暗搓搓的准备了很久,又觉得都不够有意思。一大捧鲜花,精美的首饰,愉快的旅行……花虽美丽,却不持久;奈何我生来不爱黄白之物,首饰是用来戴的,不是束之高阁的;旅行虽然想的美,一来没有时间,二来也没有相伴的人。所以还是给自己写了一句话,你若安好便是晴天,心态美丽永远都是青年!!好好保养自己啊,年轻人!


灵魂摆渡之相思

       相思相见知何日,此时此夜难为情。赵吏思念,不知道如何便是,用行动就是拥抱,亲吻,做。

       男人,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。

       有一只鬼,不知道从哪天开始,缠上了夏冬青,一开始,谁也没在意,包括冬青自己。

       那鬼,一开始只是偷偷的亲吻冬青的唇,身体,后来……

       并没有得逞。

       赵吏倒是高兴的很,情绪很是可疑。冬青怀疑,是赵吏晚上偷偷占他便宜!


灵魂摆渡之不相伴

           每个人都有无法放弃的执念,为着这执念,我们背弃神,潜于幽暗的河底化身般若一去不返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灵魂摆渡之逃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今天讲慕容的故事,昨天精神不佳,有些胡言乱语。

         慕容,一个 复姓,甚至连名字都不是。简单的姓名背后往往有一个复杂的故事,盘根错节,等待着人们一一挖掘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不相伴

         赵吏跟夏冬青属于生生世世相互折磨,一会儿分一会儿合,一会儿生一会儿死。赵吏事浪子,冬青缺乏安全感;一个看似花心实则死心眼一个;一个看似懦弱,狠起来连自己都不放过。

       冥王许他永生,可是也换走了他的灵魂。灵魂里承载了生生世世的深情,灵魂虽然没有了,心还在,还是在本能的寻找,心里最想念,最惦记,最爱慕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众里寻他千百度,暮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。那个人,永远都在他的背影中,默默地看着他,一个又一个的,游戏人间。

       一个痴痴寻找,一个痴痴等待。就这样等待一个抱憾而亡,一个怅然若失,两人阴间相遇之后,才发现,啊,原来你在这儿。

      也许是痴心人自有回报,念念不忘必有回想,每一次,他们都是被彼此吸引。

       冥界早有佳话,都知道,赵吏有位夫人,伉俪情深,且颇为贴心,不介意赵吏偷腥···  ···

      摆渡人们对此嗤之以鼻,不置可否。表现的尤为明显的就是慕容了。据说,这位血统高贵,资历深厚。所以,颇有几分傲气,最重要的是,他敢违背冥王。

     背弃冥王者死。这一条,大家入行的时候已经心知肚明,灵魂没有了,大家都格外爱惜这条命。慕容不一样,所以,他看起来比其他摆渡人都格外的疲惫。赵吏猜想,也许,慕容并没有抽离记忆,因为有记忆,所以,束缚多,牵挂多,疲惫也就更多。

     后来,他果然背弃冥王,偷练鬼丹。虽然,赵吏并不知道是为什么,他还是选择了帮助慕容。那双眼睛里,是决绝而不是绝望。

     赵吏把慕容的兵器送回冥界,呈递冥王的时候,冥王阿茶抚摸着银白色的兵器,腮边垂下了一颗泪。

       痴人。

      慕容为了记住那个人,用自己的情感代替灵魂,成为了摆渡人。阿茶当日让他许下若言,生生世世与那人不得相见。不相伴。可是,每次,每一次,那个人有事,为他排忧解难的永远是慕容。

       慕容说,随不能相伴左右,但是能够感觉得到他,都是幸福的。有时候,很幸运两人能够成为只见一次的朋友;有时候,仅仅是一个擦肩而过的路人。佛说,前世五百次的擦肩而过,才换来今生的一次相逢。

     慕容希望,他爱的那个人娶妻生子,平安喜乐。可是每一次看到的都是,那个人孤独终老,一个人离去。

    对于那个人来说,最开心,最幸福的事,是每一次人生终结的时候,有一个板着脸的男人来接他。那个人说,他的心上人,仿佛不在这人世间,怎么都找不到。慕容每当听到这些话,心里都仿佛被针扎了一遍又一遍。

   八十年前,那个人投胎前,背对着,望着幽幽的彼岸花说了这么一番话,他说,这一次人生,想要透明的幸福,慕容躲开那人繁星般明亮的眼睛,催着人上路了。他怕辜负良人一片心意。

   夏冬青曾说,赵吏对于他就像是透明的幸福,像是隔着一层保鲜膜,看得到,摸得到,就是不属于他。那人想,即使隔着保鲜膜,是你的,永远都会和你在一起。慕容想起那时,那人,落寞的神情,开始想,自己做的到底是不是真的为他好。

    于是,这一生,在赵吏还是赵吏,冬青还绝不是冬青,小亚还是小亚的时候,慕容来到了一个院子里。

     世界上,最长情的告白,便是陪伴。他既然要慕容陪伴,慕容便不离不弃,相伴终老。

    八十年后,慕容带着从赵吏那儿换回的七十年寿命来到了医院。

    

吏青――慕容的绯闻上

冬青最近感觉浑身无力,酸疼难耐,整天不舒服。这天无精打采的坐在窗前打盹。一阵钝疼搅了某人的美梦,夏冬青,又偷懒。 冬青抬头,是个一身鹅黄的妹子,没理她,又闭上了眼睛。 妹子契而不舍,继续捣乱。 王小亚,你再捣乱,我就把你嘴巴缝上。王小亚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,你就欺负我吧,亏我还给你报信来。

你个八婆,能有什么好事。


吏青――失眠

喂,为什么你是鬼差还需要睡觉

为什么你是鬼差睡觉还打呼噜

为什么

为什么

为什么你不理我,呜呜~

赵吏无语了,挺尸似的坐起来,逼的冬青倒在了一边,瞪大眼睛,忽闪忽闪的看着摆渡人,你干嘛。

老子还想问你干嘛呢,三天不cao上房揭瓦

冬青脸一红,臭流氓,说什么呢,瞎说

赵吏白天累的跟个孙子似的,到了晚上回了窝就想大睡一觉,想想,确实好几天没交公粮了。一眼就看出来这小子食髓知味了。

那怎么回事?赵吏故意装作不懂,冬青伸出一根手指,勾了勾,眼神里充满了魅惑。

赵吏坏笑着压在了冬青身上,半秒后,摆渡人发出了惨烈的叫声。

第二天,赵吏黑着眼圈在沙发上睡醒了。理由是,媳妇儿嫌弃他打呼噜。


灵魂摆渡之求职

         冬青上辈子可能是孟婆的汤喝多了,死了挺长时间,还是有好多事记不起来了。这也罢了,不好的是,他只记得死前的事,比如说,这辈子赵吏克扣他的工钱,让他吃泡面,动不动就执行暴力……总之就是都是特别不好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还有就是,一个又一个的女盆友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诶,那不叫女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赵吏觉得下次这小子回来后也该喝点孟婆汤。以往回地府,互诉衷肠之后,就只剩下恩爱了。虽然吧,偶尔他这样挺好,也架不住总倒老帐啊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赵吏不用看,也知道脑袋大了好几圈……造孽啊,败家媳妇儿。

         玄女幸灾乐祸的同时,感受到了深深地恶意。光感另一端的赵吏说了,王小亚,也就是玄女,得负责把冬青的问题解决掉。然后好让他回房睡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王小亚研究了几天,一脸淫笑的告诉他,冬青会有一阵子不会再倒小帐了。

        赵吏大人对玄女的办事能力深表信任。回房就看见一堆比小冬青人还高的书摞在门前。

        夏冬青告诉他,他要考公务员,阴间的。这样子,有助于照顾他下半身的健康。

        赵吏兴胡的想哭。眼前就需要啦……


       百年之后,冬青离开他的躯体,魂魄轻盈飘离的时候,发现了一个很了不得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 原来,赵吏很爱他。

       爱,很奇怪,活着的时候,他百转纠结,万般纠缠,赵吏都不肯回应他半分。

        他死了,那个男人倒是抛开身边的鬼姐姐,鬼妹妹对他百般呵护了。

        某一天,两人缠绵过后,冬青背靠在赵吏怀里,老鬼扒拉着冬青没有几两肉的胸脯不知道在想啥,突然问男人,他爱不爱他。

       男人用力把下半身往冬青屁股上顶了顶,引得冬青一阵逃避,冬青狠狠地掐了下男人结实的胳膊,老子以为你没吃饱……说着手又往下面摸,冬青灵敏的挡住男人的糖衣炮弹非要知道。

       男人没办法,只能点点头。冬青高兴的好像小时候在孤儿院里过年似的,抱着赵吏的大脑袋,狠狠地吻了好几下。

     所谓爱情,就是如此。